你能赢100次

你能赢100次

  你能赢100次
  
  文/刘继荣
  
  父亲的主治医生通知我,说有要事相商,我却迟迟没有过去。
  
  一阵微风穿窗而过,吹落了一片百合的叶子。病床上,父亲仍在昏睡。我整夜握着他的手,这双青筋盘绕的手,曾无数次将我举高,曾给我最大把的糖果,曾为我修出一间向阳的小屋,在门前种树,在窗下种花。而此刻,我不能替他痛,不能替他咳,也不能替他背过那个叫做癌的大包袱。
  
  终于站到医生的门前,却又没勇气推门。整个肿瘤科都静悄悄的,静静地疼。即将崩溃的我,真想不管不顾,躺在冰凉的地上放声大哭,打滚撞墙。
  
  忽然,有个小小声音温柔绽放:“来,我们来拍卡片吧!”我木然转过头,打量面前这小男孩。雪白皮肤,鬈发,深目高鼻,很像圣埃克苏佩里笔下的小王子。“小王子”穿落日红的羊毛衫,手里握一沓厚厚的卡片,上面的卡通人物已磨损得面目模糊。拍卡片曾是我的最爱。童年时,老树下,两个小人,头对头,惊呼喧笑,能从日光晴明玩到月上东墙。此刻,我轻轻摇头,他却拉我坐在长椅上。
  
  他的声音轻得像梦,像落花,却格外清晰。“来吧,就玩一会儿!”我摊开双手给他看,“对不起,我没有卡。”是的,我什么也没有,在这世界上,我马上就要变成一个孤儿了。他慷慨地分出一半卡片,交到我手心。“这些都是你的!”我气馁地推开,“可是……我赢不了,我太笨!”他怔了怔,从衣兜里掏出另外一沓卡片,笑道:“你看,这些都是我给我的小妹妹买的。”说到妹妹,“小王子”嘴角笑意盈盈,口吻里全是骄傲。他拍拍我的手,“现在全部给你,你肯定能赢!”这世上,晨露般的目光最让人无法拒绝,疲惫、悲哀、疼痛,都不能。
  
  心不在焉的我,局局皆输。“小王子”看着我灰暗的脸,似乎有些担忧。他温文有礼地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沙吉达,跟妈妈一起来的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手上正拈着个怪兽卡,便闷声答道:“我叫怪兽。”沙吉达面露惊恐。我苦笑,若有怪兽的魔力,我必会上穷碧落下黄泉,翻江倒海,与死神对决,救出父亲。沙吉达问:“我想给你重新起个名字,叫沙伊达,好不好?”我疲惫点头:“好。”随便什么都好,小猫、小狗、小棍子都行。反正,父亲都不能再叫我了。
  
  蓦地,不知哪间病房传来咳嗽声,我惊跳而起,欲冲过去,忽地又意识到,哪里会是老爸呢!(励志文章  www.53331.com)他若能咳出这样洪亮的声音,我愿意拿命来换。痴痴想着,手中的卡片撒了一地。那小孩弯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