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愿苦其自身,必将掌声雷动

你愿苦其自身,必将掌声雷动

  你愿苦其自身,必将掌声雷动

  文/颜夕遥

  前阵子有个很久没有见面的前同事约我吃饭,叫小雯。家在北方,毕业后一个人南下广州工作。

  印象里她是个很瘦弱也很脆弱的人,经常因为生活和工作的种种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