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像很努力的样子

你好像很努力的样子

  你好像很努力的样子

  文/郭子墨

  这是22时54分的夜晚,刚刚回到宿舍,满脑子都是这几天的工作计划。除了正常的课程,我还要参加一个面试,还要准备一个社团的答辩。我还有一大堆的琐事,好像每一天都忙碌而充实。做了很多很多事情,然而躺在床上细细想来,却好像什么收获都没有。日子就这样过得像流水账。

  每到这时,总会想起一个朋友。我们在高中认识,在我的印象里,她是一个很要强的人,小学主持市文化节的文艺汇演,高中全程主持学校的英语竞赛,高三的时候考过了中级口译。在我们被高考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,她放弃了一所名牌大学的校长推荐,准备报考中国传媒大学的播音主持。在我以为所有的不可能都可能发生在她身上的时候,却传来她因文化课2分之差与中传失之交臂的消息。那天,她对着做题快要抓狂的我哭得死去活来。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歇斯底里,

像只受伤流浪的小猫一样。

  她终究没有去中国传媒大学,来到一所在北京不是特别有名却也是211的学校。大一的时候,我们互通音讯,得知她已经成了新东方的兼职老师。再后来,她以令我咋舌的速度变成了某英语APP的产品经理,每天见到的都是我认为是大牛的人。好像她是坐着火箭在发展,而我却驾驶着20世纪的汽船。

  每一次与她交流之后,我都为她骄傲,也一次次在我心里产生一种微妙的挫败感。每每那时,我都会暗下决心做些什么。

  记得高中我们俩逃课来到实验室,对着彼此的MP3许下以后的愿望,信誓旦旦多年以后要看看彼此的模样。在她报考中国传媒大学失利的那段日子里,她一直在怀疑自己,而我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不断劝她看开些。而如今,她在北京做着很多高学历的人都无法得到的工作。我这个自诩博览群书的人,却远远不及她。

  好像她可以在每一个领域都做到游刃有余,我也好像在她身后远远地看她很久了。

  我想,我还是有些追求的。比如说,我想去贵州支教一年,我想在大学里看500本书,我要在大学里瘦10斤,我想考北京某大学社会学的硕士。如今,我好像也取得了还不错的成绩,学习成绩名列前茅,混着学校的荣誉称号,拿着学校的奖学金。我在社团的努力得到了回报,被定为下届的社团秘书长。我还得到了有些男生的青睐。可是,每每想到我的朋友,我总觉得自己所得的是一种不真实的存在,好像七彩的泡泡,碰碰就会破掉。

  她曾经向我推荐了很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