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平庸的?

我们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平庸的?

  我们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平庸的?

  1

  2004年,从北大退休的钱理群教授在南京师大附中开了一门名为“鲁迅作品选读”的选修课。

  在开课之前,南师大附中的老师是这样向同学们宣传的:你们都想进北大,钱先生是北大最受学生欢迎的教授之一,但你们现在考上北大也听不到钱先生的课了,因为他已经退休了。这是他头一次到中学讲课,这个机会难得啊。

  头一回上课,连过道都站满了人,可不到一个月,空旷的大教室就只剩下了不过二三十个学生。

  钱教授伤心了,是自己讲得不好吗?当然不是。

  一位同学在写给钱教授的信里揭开了谜底:“我们不是不喜欢听你的课,而是因为你的课与高考无关,宁愿在考上北大以后再毫无负担地来听您的课。”

  上中学,与高考无关的课,不学;到了大学,与就业无关的知识,不问;到了职场,与生计无关的事,不做。

  对于极力追求有用人生的人们而言,从这一刻起,他们就向着那条漫长的平庸之路,迈出了第一步。

  2

  钱理群教授之所以想在退休后投身基础教育,就是因为对中国大学教育失望了,他曾说,中国的大学培养出来都是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。

  那么国外的大学呢?耶鲁大学一个名叫Williams Deresiewicz的教授写了一本书,叫《精致的绵羊》,说这些顶级高校培养出来的,都是像绵羊一样听话的优等生。

  表面上看,这些学校强调创新人才,强调个性发展。但实际上,这个社会对于个性的评价标准又十分类似,导致学生们说同样的话,看同样的书,做类似的课外活动,关心类似的问题。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创新,只能相互模仿,生怕跟别人不一样,毕不了业。

  大多数学生毕业后都进了金融和咨询行业,也是因为大家都这么做,而且这个行业收入高,只要名校就收。

  这不就是一群群的绵羊吗?

  我曾经对一位著名大公司的HR表示过羡慕,他们手里永远有一大把名校的应聘名单,而她却向我大道苦水:

  “这些名校的毕业生,一个个单独看,都很优秀,很有个性,表达能力很强,但放在一起看,你总是觉得他们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,你几乎可以看到他们几年后的样子。”

  怪他们吗?在很多公司里,你比别人优秀,不一定能胜出,但你比别人犯的错误多,那你就输定了。如果和别人一样,能够让你更安全,收入更高,更符合这个社会的标准,那他们为什么要可别人不一样呢?

  这就是我们走向平庸的第二步。

  3

  几年前,我的一个同事到工商局办理公司的一个手续,跑了几